快捷搜索:  上海  test  男子  as 3533  tagid 3919  锟较猴拷  中宣部  锟斤拷锟斤拷

“北大弑母案”嫌疑人吴谢宇初中老师:他天赋好却也不是中规中矩

“夫妻感情好不好,我们不知道,但是嫂子的确是很贤惠的女人。”刘明回忆在老家时每天起床谢天琴都会把丈夫的洗脸水打好。刘明曾经去大哥位于福州马尾的铝厂工作过20多天,他记得自己当时几乎每天都有谢天琴为他准备的点心,不是猪脚就是鸡蛋。

一家三口的生活却十分节约。这在平日里长期打零工的刘明看来也是如此。“他们3个人穿得都很普通,家里没有私家车,都是坐客车回来的。”刘明记忆深刻的是一次自己买了20元肥肠招待亲戚,却被大哥教育了一顿:你应该节省一点,如果省下两顿肥肠钱,就够一家人一天的生活费。

2010年,吴谢宇的父亲因患肝癌治疗无果,回老家休养,这符合当地人“叶落归根”的理念。那一个多月里,他显得很平静,每天在田间散步,谢天琴还在上班,每周末都来看丈夫。而吴谢宇在亲戚的记忆里,因为“学业重”从来没有回来过。

吴谢宇的父亲离世那天,只在床头的小本子上留下了“姐妹团结一心”的字迹,没有更多关于后事的叮咛。他的葬礼,从福州赶来的厂里同事不下百人。

谢天琴和吴谢宇一前一后回了老家。“小宇是边哭边跑回来的,大哭。”刘明回忆。

至此,刘明便再也没有在乡下见过吴谢宇。谢天琴每年回来扫墓一次,递给婆婆一个信封袋,里面装着一两千元。“大哥的墓碑就在老家,是双人穴。但大嫂的骨灰到现在还没有落葬。”刘明说。

吴谢宇舅舅:

向媒体发出“原谅小宇”的信息

而更多往事,或许还埋藏在仙游县城区内公安局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。这里的房子是仙游县近百年的旧式民居,也是谢天琴的娘家。谢天琴的父母和弟弟、妹妹都曾居住在这里。

谢天琴弟弟谢天(化名)在做红木家具后大大改善了家中的生活条件,早就从这条老巷子里搬走,而且在家中原址上建起了6层的房屋框架。他曾经告诉老邻居刘文龙:这个房子是打算分间出租的。

然而,房子在建完框架后却停工了,无人能知其中原因是否和谢家发生的悲剧有关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nczz.com.cn/article/4595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